Home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赛车手 > / 正文

浪人情歌:赛车手徐浪和那个绿灯闪耀的年代

采集侠 2019-11-21赛车手

  这个10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切、消弭一切的年代,徐浪却在赛车世界里持久地被怀念着。每个人都有理由怀念着徐浪,兄弟之情、男女之爱、患难之交或者一面之缘。最后,这个故事里的每个人——如今多半是体面的、成功的、富有的——每个人都以一种令人意外的伤感讲到了“那时”,那个有徐浪存在的时代消逝了,每个人都会提到,他好似手握开关,那个相信更瑰丽的事情必将发生的年代竟然随他消失无踪。

  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关,驶向武义灵堂,每一个高速路口,别着黑纱的汽车不断地汇入进来,形成一条长达几公里移动的送别车龙。武义和附近县城的酒店全部住满,鲜花全部卖空。登记簿满了又换,再满再换,致哀的签名将近五千个。这个国家几乎所有的车手和赛车从业者都来了。人们骤然发现,去世的不仅仅是一位顶尖车手,还是一个每个人内心中都想成为的那种不落窠臼、从心所欲的家伙,而且要时过境迁之后,才会发现这个赛车手竟好似疾速奔腾时代的象征。

  武义、上海、北京、长春、广州、曼谷、昆明、六盘水、贵阳、里斯本、达喀尔拉力赛营地……俄罗斯乌拉尔山区从马拉科夫到奥斯克第73.28公里处。

  马拉科夫到奥斯克第73.28公里处,2008年6月16日——滂沱大雨从凌晨就开始下了,能见度不足几十米,赛车手们依旧全速开车,弹跳着飞越曾经折断过巴什噶尔人马车车轴的水坑,溅起巨大的水花。5天来,连绵的阴雨笼罩着乌拉尔山区,赛段上拍起照片美得像天堂,驾驶体验却如在地狱。每个弯道都暗藏危机,一个抢速动作就可能造成坠崖。“穿越东方拉力赛”俄罗斯境内的比赛到了最后一天,从马拉科夫出发,终点设在波哥泽,全长630公里,特殊赛段295公里。赛车手、徐浪的重要对手之一周勇记得,不时有赛车陷在泥沼里,徒然在十年不遇的大雨中咆哮着席卷起泥汤。

  徐浪成绩出色,有时堪称熠熠生辉。他在前一赛段超过了多位国外车手,拿到赛段第五名,创造了中国车手在国际越野拉力赛中的纪录。但周勇注意到他的状态没有恢复到好,心态上也显得更急切。早在6天前在圣彼得堡,周勇就有类似的感觉。8年后,他回忆说,那几个昼夜徐浪其实是害怕的,“至少有五到六个(不好的)预兆”。徐浪说他做了噩梦,梦到在无边的沙漠中比赛——奇怪的是,在无边的沙漠中比赛本是他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,半年前的达喀尔拉力赛被迫取消,令徐浪深受打击。

  即使这样徐浪也没失去感受快乐的能力。在圣彼得堡,白色的轮船停在岸边,挂着巨大的外轮船旗,徐浪光看河水和轮船就看了很久。他印象深刻,“城市中有港口,离芬兰很近,城里有四十几条河。”他吃了一顿正宗的俄国菜,请了一位留学生为他讲解城市的历史,得出结论说“很有文化气息”。

  那以后的故事,不同的人在回忆时揪出了不同的坏消息线头。可以确认的是,在经历了耀眼的、不无赌性的8年职业赛车生涯之后,徐浪正在被一大团麻烦包围。许多人会提到他正驾驶着的这台价值800万的239号全钢管赛车。为开上这台车,他刚刚离开了加盟四年的红河车队,转投其直接竞争对手——说敌对车队也不过分。辩护的声音说,几乎所有伟大车手都曾为了更具竞争力而改变车队。可另一个声音也是事实:四年前他接连翻车退赛、无处可去时,正是红河车队老板麻俊昆看好他,塑造了他,为他一掷千金,而现在这位前辈的职业生涯正在岌岌可危之际。

搜索
热门图片
最近更新

Copyright © 2017 www.51mes.com 版权所有

Home